安定.Hasky

鸽子精一位

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完一万字的小短文

“yeow,我的老天爷啊!”


我的呱唧老婆😍


灵感来源于p3

关于我梦到了喜懒离谱剧情这件事


做的梦剧情是越来越离谱了,喜懒这已经不止是个动画片了,这都快变成仙侠剧了,太离谱了


首先是奇妙大营救的背景,然后是懒羊羊被黑暗能量控制了,并且产生了一种更可怕的力量叫极恶能量,然后懒羊羊无法封印,最后和黑暗能量同归于尽了,后来懒羊羊醒来,发现所有的人都厌恶他,他才发现已经过去了十几年,所有人都长大了,但是他没有,他问了别人才了解到当年他和黑暗能量同归于尽的时候引发了一场冰封期,好多人都没度过去,于是懒羊羊心底十分的愧疚,自责,后来他终于找到了美羊羊他们的消息,和十几年后长大的他们相遇了,这个时候他们还是有奇力的,然后他没看见喜羊羊,就问喜羊羊哪里去了,沸羊羊他们告诉懒羊羊,当年他和黑暗能量同归于尽的时候,喜羊羊因为身上有黑暗能量,也被封印起来了,懒羊羊一下子就特别伤心,决定去把喜羊羊救出来,于是他管村长借了一个可以穿越时空的机器,他决定穿越到过去重新以另一种方式封印黑暗能量,于是他穿越到了过去,然后他决定先去找喜羊羊,结果发现喜羊羊已经被封印在铃铛里了,于是他进入铃铛去救喜羊羊,结果喜羊羊不认识他了,死活不出来,后来终于让喜羊羊想起了一些东西,他们这才打算去封印黑暗能量,而他们的奇力却因为时空动荡消失了,于是懒羊羊用时空机去各个时空来回穿梭取走拥有奇力的信物,最终在这个过去的时空他们准备去封印黑暗能量,然后封印黑暗能量的时候,懒羊羊站的那个封印位置给喜羊羊的奇力却是黑色的,然后他心里的还没有被消除干净的极恶能量就说“你看,就是因为你给喜羊羊输出了拥有黑暗能量的奇力,喜羊羊才会消失的。”等等这些打击他,洗脑的话,然后懒羊羊就停止了输送奇力,结果封印失败了,所有人都讨厌他们,黑暗能量破坏了原本用来庆祝的烟花和花朵,然后懒羊羊蹲在一旁看着手心里的花,喜羊羊过来抱住他说“你傻不傻啊,不冷吗?”懒羊羊摇了摇头说“我没事。”然后花瓣就被吹走了,然后我就醒了。


虽然但是,还是好离谱啊!纯粹是梦到了和大家分享一下哈哈哈哈哈



熬糖浆愣是让我做成白糖提纯实验


是我,我又来污染tag了


也没人告诉我白糖干了和蔗糖干了不一样啊,齁死我了


小懒懒甜度百分百💗

你以为我是为了薯条?不!我是为了喜羊羊!这可是决战次时代造型的啊!从小到大一直想吃但是一直没买过,可惜的是小玩具没抽到喜羊羊里的3D拼图


二编:没有抽到就自己做一个!做个小立牌!

【基煦/all煦】司马昭之心


“谁不知道你要造反啊?就是陪你闹着玩儿罢了。”


                  


“我们要攻打瓦剌!”朱高煦对着朱高炽说到。“没钱。”朱高炽揣着手云淡风轻的回了他两个字。“我们要征战阿鲁台!”朱高煦接着喊到,朱高燧在一旁附和。“你打啊。”朱高炽毫不在意的答到。朱高煦皱着眉头问他:“你不给钱怎么打?”“没钱!”他看着朱高煦,摊摊手,接着说道:“这国库一年才多少钱啊,你拿了钱,到时候赶上灾年怎么办?”朱高煦气的牙痒痒,只觉得气血上涌,打仗时的那股子冲劲儿又窜了上来,一拍桌子起身指着朱棣说道:“皇帝要御驾亲征!”“那也没钱。”朱高炽扭过头,不搭理他,很显然不乐意跟他说话。朱棣懒得听他们三个吵,索性专心吃自己的饭,站在身旁的朱瞻基也插不上什么话,只是一直低着头看着桌子。周围的宫女太监一个都不敢吱声,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冲撞了这一屋子朱家天乾。


“哐当。”“老二你再怎么拍桌子也是没钱。”“二哥!”朱高燧惊呼一声,朱高炽这才转头去看,朱高煦闭着眼倒在桌上。一时间,哥几个架也顾不上吵了就过去看,朱棣哪还有心思吃饭了,自己的儿子都倒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呢?这边朱瞻基倒是反应快,担心之余下令让宫里的人都退出去,顺便叫太医来,随后才凑上前去看朱高煦究竟如何。朱棣的手轻搭在朱高煦额前,看见他颈后掉落的布帛后心下了然,收回手叉在腰侧,环顾了一圈,随后问道:“老大老三,你们两个谁放信香了?”朱高炽连忙摇摇头,紧张的解释道:“爹你是知道的,儿子是个中庸啊,中庸哪有信香?”这边朱高燧扶着朱高煦,也赶忙解释道:“爹你也知道的,我和老二之前一起受的伤,后来我俩的体质就都变了,我现在是个中庸,不是天乾,不可能放信香的啊!”朱棣呼了口气,微微侧头看着朱瞻基,朱瞻基此时正担忧的盯着朱高煦,完全没注意到朱棣审视的目光。


“小子,你呢?是不是你放的?”朱瞻基听到朱棣的话,突然回过神,结结巴巴的回答道:“爷……爷爷,是我的……我…我刚才犯困了,一时没控制住就……我也不知道二叔是——”朱棣摆了个手势,示意他别再说下去。“小子,这事你得保密,你二叔三叔早年跟着爷爷出去打仗的时候,在忽兰忽失温受了伤,高烧发了三天,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醒了后体质就变了,你三叔从天乾变成了中庸,你二叔从天乾变成了坤泽,这事他一直耿耿在怀。”朱棣叹了口气,指着朱高煦对朱瞻基说道:“以后在他面前少提此事。”朱瞻基“哎”了一声,心里暗中愧疚。早知道就好好控制信香了,他如是想到。“按理说,老二不该如此容易失控才对,除了信香,你们谁身上还带别的什么刺激他了?”朱棣压着声音问到。“哪能啊,我们都知道老二是坤泽,谁也没带香囊来。”朱高炽左顾右盼,也没找到有什么东西刺激他了。朱棣转头看向朱瞻基,吓得朱瞻基这次先开口:“没没没,爷爷我这身上真的什么也没带,不信你看。”“你们闻没闻见,这屋子里的味儿。”朱高炽和朱高燧使劲嗅了嗅鼻子,然后摇摇头,只有朱瞻基小心翼翼的说道:“爷爷…我闻到了,是有一股香味。”“那就是了。”朱棣往椅子上一坐,“这香炉里让人换了东西。”随后狠狠地一拍桌子:“居然连一个人都没发现!动手都动到这来了!”


朱棣微微摇头,似是在平复心气,坐在椅子上指着朱高煦说道:“今天是老二晕了,那明天呢?后天呢?是不是就该动到我的头上来了!”“爷爷……”“叫皇上!”朱棣压着怒气问他:“听军事还敢睡觉?看来是你爹平时太惯着你了!”此话一出,吓得朱高炽的手都抖了三抖,连忙替自己儿子开罪:“皇上,瞻基他年纪还小,不懂事,您要怪罪就怪罪儿子吧。”“我当然要怪罪你。”朱棣声音急促起来。“这么大了还叫不懂事,那什么时候才叫懂事?!你这样,叫我怎么放心把太孙的位置给他?将来传出去,我大明朝的太孙是个连听军事都会犯困的人!哼,好威风啊!”朱高燧听到此处,扶着朱高煦的手不禁握紧了些。


“如果不是老二跟随我外出打仗受了伤变了体质,今儿在这儿我就把你废了!”朱瞻基听后立马下跪阻止:“皇上,不可啊!我爹他虽是个中庸,可监国二十年来尽心尽力,从未出过纰漏!”朱高炽听到这里也吓得跪了下来,低着头道:“爹,我知道,您常跟老二说‘世子多病,汝当勉励之’,老二跟随您带兵打仗多年,而我只会算个小账,他虽然现在是个坤泽,可宫中上下无一人知晓,您要是真想改立老二为太子,儿子绝无他言!”“爹!”朱瞻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他爹,他不知道他爹为什么这时候把太子之位让出来。


“好啊,好。古往今来还没听说过几个要把太子之位辞了的,怎么,这太子之位就这么烫屁股,这么想丢下?”“不是爹…”“好——!”朱棣一声喝下。“既然如此,那你就回太子府待着,换老二来监两天国,让你这监国二十年的太子爷也休息两天!”大局已定,朱棣转身看向朱高煦的方向,问朱高燧:“老二怎么样,醒了吗?”“还没呢爹,老二好像梦呓症又犯了,一直嚷着叫冷,想来还是忽兰忽失温那一战。”“唉。”朱棣叹了口气,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老二老三当年忽兰忽失温一战,忽逢大雪,神机营被鞑靼包围,老二带伤蛰伏在雪地三日,才寻得战机突破敌军封锁,老三连夜跑到主帐来请求援兵支援老二,他来的时候,后背还插着敌军的箭。”朱棣越说,声音越发哽咽,几滴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后来,老二被人抬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是血水和冰,险些没有了气息,是我让太医熬了七天的人参才吊住一口气来。老三处理箭伤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整个血肉翻出来,取出带毒的箭头,还得把腐肉挖下来,我看着都疼,可老三一声没吭。高烧发了三天三夜才平定下来。那时候,你才四岁。”朱棣指了指朱瞻基。在场的几人都低着头,没有谁要辩驳。“爹对不起老二和老三,这些年他们两个跟着我打仗受了不少苦,他们身上的每一处伤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每个给他们治过病的太医我都给他升官,我怕他不好好给我儿子治病!”泪珠在眼眶打了几个转,终于从朱棣的眼中落了下来。


“老大。”朱高炽忽然被叫到,连忙应声附和。“这些年你监国辛苦了,爹不是觉得你不好,你很仁厚,这是当皇帝很重要的一点,可是你也要杀伐果断,这也是很重要的,仗不能不打,我们要给儿孙打下一片天地来!”朱棣抹抹泪,朱高炽和朱高燧也跟着擦了一下,朱棣起身走向朱高煦,抚摸着他的发顶说道:“去请太医来,给汉王治病!”“是。”这四下无人,朱瞻基知道这又是自己的活,于是行了个礼便下去了,临走前,还依依不舍的看了眼朱高煦。


“爹……我冷……冷……”朱高煦浑身发抖,趴在桌子上梦呓,朱棣难得神色柔和的顺了顺他的后背,把自己椅子上的薄毯盖在了他的身上。“不怕,老二,爹在。”他注视着这个最像自己的儿子,不知在深思些什么。







《勇士与龙》

喜懒的小漫画,手偶剧场系列

争取一天一张垃圾小短漫,加油!

是每天都很快乐的乐羊羊!

描改,等我练好技术原创

乐羊羊,大肥羊学校的优等生,喜欢音乐和写作,非常爱笑,爱吃东西,心灵手巧,会帮喜羊羊做小发明,帮美羊羊缝衣服,给懒羊羊做好吃的,帮沸羊羊修理健身器材,帮慢羊羊查找图书,为人非常热情

在决战次时代中的职业是一名歌手,和暖羊羊是好朋友

Q:那些能传递声音的台词?

1.啊哈~

2.你看我开挖掘机的样子帅不帅?

3.滚nm的小姑娘

4.长阶血未尽,那是他带你回家的路

5.如果,如果你再不想办法的话,我就不理你了